中国经济年会:纵论中国经济的危与机

来源:http://www.gdcwtf.com 作者:品牌快讯 人气:70 发布时间:2020-01-20
摘要:来源:国际商报 由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主办的中国经济年会2012~20131月26日在北京召开。会议以经济发展新阶段新机遇新挑战新发展为主题,就国际经济形势、中国经济发展面临的挑战

  来源:国际商报

   由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主办的中国经济年会2012~20131月26日在北京召开。会议以经济发展新阶段——新机遇·新挑战·新发展为主题,就国际经济形势、中国经济发展面临的挑战与机遇展开讨论。

  

  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理事长、国务院原副总理在主旨演讲中表示,近年来 国际形势发生深刻变化,突出表现为一场危机一方动荡一轮调整和一次转移。国际金融危机的影响尚未消除,各国要为摆脱危机、重拾增长而长期 奋斗。西亚、北非、中东地区政局动荡,增加了世界政治经济形势的不确定性。

  

   与此同时,原有经济平衡已被打破,发达国家与新兴经济体都面临结构调整,新的产业革命正在孕育。全球经济重心从西向东转移,亚太地区成为各国战略焦点。

  

   会议指出,中国经济社会进入新发展阶段的特征是:经济进入转型期,社会进入矛盾凸显期,改革进入攻坚期,增长进入换挡期。与会代表认为,在新的发展阶段,应客观冷静地认识世情国情,强化忧患意识,迎接新挑战,力争早日实现中国梦。

  

   本报撷取部分官员、学者的观点以飨读者。

  

   直面挑战

  

   (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理事长):转变经济发展方式已经刻不容缓

  

   中国必须处理和解决好以下两个问题,否则不但影响到政府的公信力,给社会稳定造成极大的危害,也势必影响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的成功。

  

   第一是我国经济发展进入转型期。经济主要是依靠投资和出口拉动,依靠第二产业 的带动、增加物质资源消耗的发展是不可持续的,必须由粗放外延式发展向节约内涵式发展转型。能否顺利实现转型,形成新的经济竞争力,在保持经济增长的同 时,实现可持续发展,将决定我们的未来,也将决定未来新兴国家崛起的走势。

  

   第二是社会发展进入了一个矛盾凸显期,从世界各国发展经验来看,一个国家进入 到中等收入时期,也是社会上各种矛盾比较充分地展现和暴露的阶段。姑且不论是否存在中等收入陷阱的问题,但是像贫富差距、就业压力、土地拆迁、贪污腐败等 其他国家在这个时期出现的问题,在我们国家也相当程度地存在。

  

   隆国强(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对外经济研究部部长):警惕外需低迷和流动性过剩

  

   第一个挑战,全球发达经济体总体依然处在低迷之中,新兴经济体有所减速。尽管欧洲在过去的一年多时间采取了很多救助措施,但是实体经济依然处于困难境地。日本新政府尽管出台巨额刺激政策,但经济情况恐不容乐观。中国出口竞争力的下降需要高度警惕。

  

   第二个挑战,三大经济体采取宽松货币政策,新兴经济体毫无疑问是资金流入的重要选择,尤其是初级产品。热钱流入会倒逼中国增发货币,进一步推进亚洲同中国的人民币汇率升值,中国将处于两难境地。

  

   高培勇(中国社科院学部委员、财经战略研究院院长):营改增是重大财税改革导火索

  

   排在第一位的挑战是目前正在全国推行的营业税改征增值税(营改增)。实际上这是一场不亚于1994年的重大财税改革的导火索,甚至由此带动整个经济社会一场重大的变革。需要警惕的是:

  

   第一,地方政府税收收入的变化。目前正在推行的营改增的扩围包括两个线索,一 是地区扩围;二是行业扩围。上海以及其他12个省市正在进行的营改增,包括的范围是1+6,就是交通运输业加6个现代服务业。这1+6个行业所进行的营改 增涉及到地方政府税收收入,根据经济结构不同,大体上是在20%~30%。

  

   第二,就全国的税收收入来看,目前增值税占全部税收的11%,营业税占16%,当两个税种合并时,意味着增值税这一个税种所占的份额会一步蹿升到57%,税种集中将让中国财政收入体系的安全性面临挑战。

  

   第三,我们现在实行的分税制财政体制已经有19年历史,所谓分税制的分字 就体现在两个税种上,一是增值税七五、二五分成,另外一个所得税是60、40分成,但不管怎样,都是基于目前的税收格局分成。当营业税不再存在,归并到增 值税体制之后,上述的两个比例必须进行调整。

  

   抓住机遇

  

   马秀红(商务部原副部长):加快对外开放顶层设计把握国际需求机遇

  

   金融危机加速了世界经济结构深度调整的进程,为我国积极拓展对外发展新空间,全面深化改革,促进经济发展方式转变提供了新的机遇。在抓住开放机遇,促进发展上有几点设想:

  

   第一,要研究制定对外开放顶层设计。未来十年,中国将成为全球第一大贸易国最重要的消费市场。我们应该充分利用好这一开放优势,以扩大开放换取全球对中国的持续开放,以此化解利益分歧,谋求更加公平合理和稳定的发展环境。

  

   第二,把握好重点领域和关键环节的开放目标。目前特别需要深入研究外商投资准入前国民待遇、海外投资权益保护、深化涉外投融资体制改革、人民币国际化、自贸区建设以及国家贸易规则制定和国内开放空间布局等重大问题,为进一步扩大开放作好准备。

  

   第三,打造引领未来开放发展的国际化平台。通过各种政策帮助企业渡过难关,解决困难。既要支持更多的民营和中小企业成为对外开放的新生力量,又要支持有实力的企业成为具有核心竞争力的跨国公司,同时还要积极引导国内大型展会走向国际化、品牌化和信息化。

  

   第四,加快转变对外经济发展方式。以提升竞争力和综合效益为核心,采取有效措施,加速形成以创新技术品牌、绿色低碳、质量服务为核心的出口竞争新优势,提升在全球价值链中的份额和地位,坚持进口与出口并重,引进来和走出去相结合,促进对外经贸平衡发展。

  

   同时要避免将转变贸易发展方式简单地理解为转变贸易方式,无论是一般贸易还是 加工贸易,都要将延长高端产业链、提高质量档次和附加值、减少资源能源消耗、注重保护优化环境、发挥劳动力资源优势作为转方式的核心内容。同时在对外开放 中还要特别注意处理好开放、改革、发展、稳定的关系,注重开放条件下金融、能源、粮食的安全问题,也要注重维护好国家和产业的核心利益。

  

   楼继伟(中国投资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):对外投资不应局限于大宗商品

  

   伴随全球经济结构调整,中国应看到其中大量的投资机会。要抓住这些机会,政府要给企业更多的对外投资自由。中国对外投资不应仅仅看重大宗商品,也应关注发达国家、新兴国家的消费驱动。

  

   贺铿(全国人大财经委员会副主任):切换思路进一步改革

  

   中国现在进入发展和改革的重要机遇期,也是我们深入思考进一步改革的最好机遇期。中国现在要切换五方面的发展思路:

  

   一是要切换用投资保GDP增长的发展思路。投资是由内需、外需的规模决定的,而不是说一定要达到多少比例和多大的增速。一旦经济发展不顺利就用投资推动经济增长的思路必须改变。

  

   二是要改革这种半市场、半管制的政府公司化模式。通过走访地方我有一个深刻的感觉,书记就是董事长,省长就是总经理。这种模式对于经济干预的过于细致、具体,是我国经济结构失衡等问题形成的根本。

  

   三是要切换财政货币政策。我们所谓的积极财政应当终止,货币政策应进行市场化改革,并且应该稳定汇率。前有美国金融危机的教训,而且企业融资的成本越来越高,所以必须坚持货币政策为实体经济服务。

  

   四是既要抓内需,又要促外需。发达国家都是通过外贸发展起来的。应该改革的是外汇储备制度,而不是拿外贸出口太多说事。

  

   五是大城市化要转为小城市化。城市化的根本是要创造更多的非农就业岗位,一定要让农村转移出来的劳动力在家门口就业,不能让多数人离乡背井。

本文由服装店名字_最新服饰行业资讯_琪琪服饰网发布于品牌快讯,转载请注明出处:中国经济年会:纵论中国经济的危与机

关键词: 品牌快讯

最火资讯